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协会地址 | 相关链接
欢迎光临 2024/6/18 3:47:44
网站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京药快讯 行业动态 国际资讯 经济分析 专题论述 为您服务 培训报名 分会园地 社会组织
工作专栏
  当前位置:首页>>协会周报>>协会周报
北京医药行业协会信息周报
 

 

 

 

 

投资动向
Arvinas与诺华达成独家战略许可协议
近日,Arvinas宣布已与诺华达成独家战略许可协议。诺华将以高达10.1亿美元的款项获得Arvinas第二代雄激素受体(AR)靶向蛋白降解嵌合体(PROTAC)ARV-766在全球范围内的开发和商业化权利。诺华同时获得Arvinas的另一款处于临床前阶段的AR靶向PROTAC降解剂AR-V7。
根据交易协议条款,诺华将负责ARV-766的全球临床开发和商业化活动,并拥有与临床前AR-V7项目相关的所有研究、开发、制造和商业化权利。Arvinas将获得总计1.5亿美元的预付款。根据许可协议,Arvinas有资格获得高达10.1亿美元的额外开发、监管和商业里程碑款项。
(信息来源:智通财经)
 
诗健生物与安科生物达成ADC平台技术授权合作
近日,上海诗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安徽安科生物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授权合作协议。根据该授权协议,诗健生物将其ADC技术平台EZWi-Fit®授权安科生物进行ADC产品的开发。授权期间,安科生物将负责所研产品在大中华地区的临床前研究、临床开发和商业化生产和销售,并向诗健生物支付权益付款(包括首付款和里程碑款)及占净销售额一定比例的销售提成。诗健生物获得该ADC产品的海外权益。
诗健生物是一家临床阶段的ADC新药研发公司,拥有ADC临床管线及全面的新药研发能力,并建立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一代ADC技术平台EZWi-Fit®。安科生物是以生物医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的高新技术企业,首批中国创业板上市公司。
此次合作,为诗健生物新一代ADC技术平台EZWi-Fit®的又一次对外授权,标志着诗健生物ADC平台技术已获越来越多的同行业认可,也是诗健生物与安科生物深化合作的重要里程碑。
安科生物董事长宋礼华博士表示:我们非常高兴与诗健生物达成合作。诗健生物专注于ADC药物的早期研发,安科生物在生物药物临床推进、产业化和商业化等领域深耕多年,积累了丰富经验。希望双方通过此次合作,实现优势互补,持续全面和深度的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并进一步巩固和加强双方在各自领域的优势。
诗健生物创始人兼CEO周清博士表示:安科生物是首批创业板上市公司,在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各方面全面发展,是生物医药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EZWi-Fit®平台技术应用于ADC新药研发项目,让该平台技术拓展到更多的靶点和临床适应症,惠及更多患者。诗健生物感谢安科生物对于EZWi-Fit®技术平台的高度认可和对诗健公司的信任。诗健将全力提供技术支持,合作共赢,并期待项目早日进入临床试验,福及患者。
关于安科生物
安徽安科生物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以生物医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的高新技术企业,首批中国创业板上市公司。先后被认定为国家创新型(试点)企业、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安徽省民营企业制造业综合百强。设有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肿瘤精准治疗技术及产品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安徽省生物工程实验室、基因工程制药安徽省重点实验室、安徽省肿瘤精准治疗产品创新中心等技术平台,是安徽省生物医药领军企业。
关于诗健生物
诗健生物于2017年在上海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成立,聚焦ADC新药研发,公司由兼具数十年国外和本土生物医药企业研发经验的资深“海归”科学家创建,创业团队在国内外行业领先的生物医药企业累积了丰富和成功的研发经验,研发能力覆盖抗体发现、生物偶联、工艺开发和质量研究、临床前研究和临床研究。诗健生物的首个临床阶段管线ESG-401是一款靶向TROP-2的ADC,采用创新型稳定可降解联接子,从而显著降低了脱靶毒性。临床研究数据提示,ESG-401耐受剂量远高于同靶点其他ADC,脱靶毒性和在靶毒性发生率低,程度轻,有明显的安全性优势。由此带来的ADC剂量和体内暴露的提升,使该管线在晚期多线经治乳腺癌患者中展现出令人鼓舞的药效,且对内脏和颅内转移灶都有显著抑瘤效果。
关于诗健生物EZWi-Fit®ADC技术平台
EZWi-Fit®是诗健生物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一代ADC技术平台,已成功递交专利优先权申请,并取得注册商标。
EZWi-Fit®技术平台采用稳定可降解联接子和拓扑异构酶I(TopI)抑制剂载荷。该平台产生的针对多种靶点的ADC体内活性明显高于其他TopI抑制剂为载荷的ADC;在包括MMAE、Dxd在内的多种载荷分子耐药模型上,仍显示出强大的抗肿瘤活性;在靶点表达水平低、异质性高的多种PDX模型上稳定地展现肿瘤抑制和消除的作用;具有良好的药代动力学特征和安全性。诗健生物已系统地完成了平台技术的机制研究,在分子、细胞和体内水平完成了抗耐药、旁观者效应、低表达靶点肿瘤模型上的体内活性等方面阐明了机理,为该技术相对国际对标技术平台的竞争优势提供了具有说服力的客观证据。诗健生物已利用该平台技术对针对多个靶点的ADC开展体外和体内研究,均获得了优效性证据,也在数款ADC的非人灵长类动物安全性评价中获得了优异的安全性数据。
EZWi-Fit®在多个维度超越了国际ADC领域对标技术。诗健生物正以此为依托,拓展“First-in-Class”管线的布局。同时,诗健生物已经将该平台技术非独家专利授权于多家公司,赋能更多的ADC产品。
(信息来源:医药魔方)
 
资本竞合
Asher Bio完成5500万美元C轮融资
4月16日,精准靶向免疫疗法研发商Asher Bio宣布完成了5500万美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RA Capital Management领投,包括新投资者AstraZeneca和Bristol Myers Squibb,以及现有投资者Janus Henderson investors、Third Rock Ventures、Wellington Management和Boxer Capital以及其他未披露的机构投资者。Asher Bio计划利用此次融资的收益来推进其先导项目AB248的临床开发,AB248是一种新型CD8+T细胞选择性IL-2,通过将低效IL-2突变蛋白融合到抗CD8β抗体中产生。
Asher Bio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由首席执行官Craig Gibbs博士领导,致力于开发精确激活特定免疫细胞以对抗癌症、慢性病毒感染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疗法。其专有的顺式靶向平台开发出旨在通过选择性激活具有经过验证的抗病功能的特定免疫细胞类型来克服其他免疫疗法局限性的疗法。其候选药物具有与改良的免疫调节蛋白(如细胞因子)相连的抗体,其设计旨在激活导致毒性或免疫抑制的所需免疫细胞。其主导项目AB248是一种专门针对CD8+效应T细胞的在研IL-2分子,目前正在进行1a/1b期研究,作为单一疗法和与KEYTRUDA®(pembrolizumab)联合使用,用于治疗复发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患者,包括黑色素瘤、肾细胞癌(RCC)、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SCCHN),这些患者之前曾接受过PD1或PD-L1检查点抑制剂治疗。
(信息来源:前途科技)
 
Alterome Therapeutics在B轮融资中筹得1.32亿美元
Alterome Therapeutics是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的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开发用于治疗癌症的小分子靶向疗法,该公司在B轮融资中筹集了1.32亿美元。
此轮融资由Goldman Sachs Alternatives领投,Canaan Partners、Invus、Driehaus Capital Management、Digitalis Ventures、Blue Owl Capital以及现有投资者Orbimed、Nextech Invest、Vida Ventures、Boxer Capital和Colt Ventures参与投资。
该公司打算利用这些资金将多个全资拥有的管线项目推进到临床阶段,其中包括一种高度特异性的AKT1 E17K抑制剂和一种KRAS选择性抑制剂。
Alterome Therapeutics由首席执行官Eric Murphy领导,是一家精准肿瘤生物技术公司,致力于开发针对高价值和经过验证的致癌驱动因素的变异特异性疗法。该公司利用其Kraken平台(一种结构引导的机器学习药物发现方法),正在推进针对广泛经过验证的致癌靶点的精准小分子疗法管线。Alterome的创始使命专注于突变选择性和异构体选择性方法,旨在专门针对癌细胞而不是正常细胞,从而能够更好地抑制关键的癌症驱动因素,同时提高治疗安全性。临床前管线包括共价AKT1 E17K突变选择性抑制剂和KRAS异构体选择性抑制剂,可针对90%的KRAS突变,包括最常见的突变G12V和G12D。这两个主要项目是为治疗选择有限的患者设计的,预计将于明年开始临床试验。
(信息来源:前途科技)
 
市场风云
“中国药谷”引入人工智能研发新药和新器械
医药学发展到今天,新药研发仍是一场九死一生的“冒险”,临床失败率极高。有人统计,新药研发平均需要耗时10年、耗资10亿美元,并且成功率不足10%。
为什么这么难?以癌症为例,如果肿瘤是一把锁,靶点是锁眼,药就是钥匙,为了找到最合适的那把,科研人员需要耗费大量精力、财力去筛选。
眼下,大模型时代的人工智能正在悄然赋能千行百业。在被誉为“中国药谷”的大兴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已经有企业、科研院所通过这项新技术去寻找“新钥匙”。新药研发“10年10亿美元10%成功率”的传统“魔咒”正在被打破。在医疗机器人研发领域,人工智能也在大展拳脚。
药企引进信息科学专业人才
与印象里药企研发团队全都穿着白大褂做实验不同,热景生物公司的新药发现与设计研究中心,有一部分人平时面对的是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和药物分子模型。
这支团队的核心成员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德雷塞尔大学等国内外顶尖高校及科研院所,且具备信息科学、制药工程、生物技术等专业背景。这不难理解,引入人工智能研发新药属于交叉学科,需要很多专业的人才一起努力。就在前不久,他们的研究成果还发表在了国际权威期刊上。
“计算机技术辅助研发新药并不是新概念,我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科学家开始尝试。但受限于当时的技术,只能形成简单模型,很难落到企业层面。”中心负责人许立达说,近年来,随着算力、实验技术的突飞猛进,药企在发展过程中沉淀的大量珍贵数据有了更多“用武之地”。相比于信息技术企业,药企搭建人工智能算法模型也因此获得了一定优势。“我们吸收借鉴前沿技术建立自己的算法流程,再依托公共数据库和企业内部数据对模型进行训练,能让它变得更‘聪明’。”
与新药发现与设计研究中心同处一栋楼的,是热景生物的大量专业实验室。人工智能模型得出的计算结果,会在实验室进行多轮验证,进一步改进药物分子结构,获得更好疗效。除了借助人工智能算法模型发现“新钥匙”,热景生物还期待着它能找到“新锁眼”,也就是新靶点,到那时,企业也将增加一条全新的赛道,并处于领跑位置。
5秒钟即可生成分子结构式
药物分子经过核磁共振,会在电脑上得到一串原始碳谱数字,这就好似它的“身份证号”。将这串数字输入人工智能解谱系统,只需短短5秒,就生成了多个分子结构式,再经过科研人员人工验证,即可获取“正确答案”。
这听起来有点科幻的一幕,发生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药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汪小涧,是解谱系统的研发带头人,“将碳谱转化成结构式,是研发新药的关键一步。即便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操作,也需要3到5天。短短5秒,可能连‘身份证号’还没看全。”
药物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们,擅长在天然产物中发现新药。比如用于治疗慢性肝炎的双环醇,就是从五味子中提取出来的,协和药厂平均年销售额在10亿元以上。如果新药发现能够提速,不仅患者有了更多治疗方案,科研人员也将获得更多经费支持,实现良性循环。
可研发新药是个需要“坐冷板凳”的苦差事。汪小涧统计过,他带的研究生,如果用传统的筛选方法,平均每年每人只能合成20至40个分子,大多数分子还没到达临床阶段就宣告“夭折”,如果借助人工智能解谱系统,获取的分子数量可以至少增加一倍,研发新药的成功概率也会有所增加。
这套解谱系统上线2年来,已经吸引上万名天然产物结构化学从业者使用。“现阶段,人工智能还仅仅是一种辅助工具,新药研发还需要遵循传统规律开展临床试验。”汪小涧说,希望和有实力的药企一起合作用好临床数据,让数据库实现扩容,提高精准度,“如果我们合成的20个分子中,有2到3个到达临床阶段甚至成为新药,那将是人工智能巨大的成功。”
智能机器人精准导航手术路径
去年8月,西安一位体重仅2斤4两的早产儿,在出生3天后突发脑出血。孩子年龄太小,脑出血的面积又比较大,精准、微创进行手术的难度非常大。经慎重评估,医生决定使用华科精准公司微型机器人实施脑内血肿穿刺外引流术,不仅精准定位了病灶,还成功清除了14毫升积血。
华科精准公司是“中国药谷”园区企业,研发的多款手术机器人已辅助医生开展了2万多台神经外科手术。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刘文博说,有相当比例的神经外科患者,其病灶位于颅内深部,需要医生先进行准确定位,再完整安全地切除病灶。过去,为了实现微创精准的手术路径设计和术中引导,需要在患者清醒的状态下往颅骨上打4到5颗钉子用来固定框架,患者的痛苦可想而知,且术中操作调整角度和入路存在一定限制。对于医生而言,就像是在不切开西瓜的情况下,精准取出一粒特定的西瓜籽,难度非常之大。
如今,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突飞猛进,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可以使患者免受诸多痛苦,也可以大大减轻医生的操作压力。华科精准手术机器人自带“导航系统”——随着机械臂摆动,机器人的3D结构光可在1分钟内扫描患者面部上百万个点云,机器人的手术软件,融合了多模态影像处理技术、组织三维重建技术和高精度配准技术,可以快速将患者脑部精细的结构和手术工具位置信息在显示屏上直观地呈现出来。经过系统精密的计算,提供最便捷、最安全的手术路径和术中手术引导。这样一来,“西瓜籽”在哪里、怎样取出“西瓜籽”,一目了然。
作为本市医药健康产业发展的主阵地,大兴生物医药产业基地积极引进人工智能、大数据与医药健康交叉融合项目,持续推动生命健康产业前沿技术在园区落地生根。目前,园区“AI+医疗”项目初步聚集,已引入深度制耀、中科基因等AI人工智能医药创新企业,打造生物样本库及生物信息智算中心,将生物技术与人工智能深度融合,以“政产学研医”协同创新共建模式,打造AI生物医药优质项目服务和孵化平台。
(信息来源:北京日报)
 
CDMO头部狂掷30多亿美元扩张,ADC药物产能争夺战已开始
近年来抗体偶联药物(ADC)备受市场关注,且ADC产能争夺战也不断开启!据悉,近期,富士胶片旗下CDMO公司增资12亿美元扩建北卡工厂,总投资超32亿美元,旨在建立大规模生产能力以支持生物制药客户,并挖掘抗体药物市场潜力。
据富士胶片预计,到2030年,抗体市场将以每年8%的速度增长。因此公司加大了在北卡投入。公司预计头批生物反应器将在2025年启动,新增的产线将在2028年前启动并投入运行。
据富士胶片披露,此次增资将使该生产基地在2028年之前扩建42.55万平方英尺(约3.95公顷),生产设施在现有的8个20,000升生物反应器的基础上,增加至8个20,000升哺乳动物细胞培养生物反应器,使得基地总生物反应器达到16个。
新设施可灵活扩建更多生物反应器,以适应新项目,满足合作伙伴的新需求,建成后将成为北美最大的细胞培养生物制药CDMO设施之一。据预计,到2031年,这一追加投资将新创造680个工作岗位。
此次扩建将使公司能够在美国和欧洲建造相同的大型生产设施,以确保客户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无缝整合药品制造生产。与此同时也将助力富士胶片充分挖掘抗体药物市场的潜力,包括抗体偶联药物(ADC)和双特异性抗体药物,并成为全球抗体药物市场的重要参与者。
据了解,当前产能成ADC竞争关键点,CDMO都加紧入局。在国内市场,如药明合联曾表示,全球范围内ADC等生物偶联药的产能非常紧缺,原来做单抗的生产设施,是无法做ADC的,都需要去新建,产能对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对此公司也不断加大产能建设。
对此,药明合联近期提到,公司目前在无锡、常州和上海设有三个运营基地。且在新加坡大士生物医药园建设新生产基地,赋能全球客户加快研发和生产(ADC)和新型生物偶联药(XDC),新工厂计划于2026年投入运营。
CXO企业博腾股份也在今年1月在重庆获批建设ADC商业化平台建设项目。资料显示,其拟建项目包括新建2条ADC偶联生产线(50~500L规模)、1条ADC偶联制剂灌装线和1条全自动包装线,实现年产ADC偶联原液46080kg,ADC偶联制剂成品220万瓶。近期,博腾股份还宣布,位于上海浦东外高桥保税区的抗体和ADC GMP中试生产线建成投用。
ADC是将细胞毒药物连接到靶向肿瘤的单克隆抗体而构成的复合体。业内表示,相较于肿瘤其他疗法而言,ADC具有更加安全、有效、普惠的特点,且技术和产品均已趋向成熟,市场认可度较高。目前ADC研发正处于不断探索的阶段,未来,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市场需求的增加,ADC的商业化前景将会越来越广阔。
有数据报告指出,2017年到2022年,ADC全球市场规模从16亿美元增长至79亿美元。据预计,中国市场方面,ADC药物市场将由2022年的8亿元增长至2030年的66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72.8%。
(信息来源:制药网)
 
 


市场分析
重磅收购案背后本土创新药企业“突围战”
继去年诺华斥资35亿美元收购Chinook之后,近日,在美股上市的Vertex决定49亿美元(人民币355亿元)收购另外一家生物医药公司Alpine,以扩大其在肾脏和免疫系统疾病领域的布局。接连两个重磅收购案,点燃了资本市场对于免疫球蛋白A肾病(IgA肾病)这一领域的热情。
在IgA肾病领域,由港股上市企业云顶新耀推出的新药耐赋康(布地奈德肠溶胶囊)已于去年11月获批国内上市。创新药“寒冬”之下,云顶新耀以临床需求为导向、精准命中蓝海赛道的模式,成为本土创新药企业突围过关的一个样本。
逆风转型 逆势而上
“2023年,逆风转型;2024年,双轮驱动,开拓蓝海!”3月28日,在2023年度全年业绩报告发布后,云顶新耀CEO罗永庆在其朋友圈写道。
根据财报,得益于耐赋康等两款产品的成功上市,云顶新耀2023年的总收入达到人民币1.26亿元,同比增长884%,大幅超出预期;公司现金储备达23.5亿元,支持各项战略目标的实现。
成立于2017年的云顶新耀,是一家专注于创新药和疫苗开发、制造及商业化的生物制药公司,目前拥有四款重点产品,包括已在中国内地获批的依嘉(依拉环素)抗生素和治疗原发性IgA肾病的耐赋康。2023年7月上市的依嘉,上市五个月以来实现了9900万人民币的销售额,而耐赋康在澳门上市仅一个月就达到了2100万人民币的销售额。
根据规划,2024年是云顶新耀商业化的关键之年,耐赋康将正式在中国内地上市,自身免疫领域的重磅药物伊曲莫德预计在澳门获批上市。随着创新产品陆续上市,云顶新耀设定了今年7亿元人民币的收入指引。
在商业化稳步推进的同时,云顶新耀的股价也出现了大幅反弹。截至今年4月12日,云顶新耀的股价达到26.15港元,较2022年10月时的不到6港元上涨了300%以上,在60多家港股18A生物科技公司中涨幅位居前列。
避开拥挤赛道 精准命中蓝海
过去三年,对国内的创新药企业是充满挑战的三年。医保控费、药品集采使得生物医药企业在收入端面临巨大压力,二级市场的低迷也使得创新药企业在投融资领域遭遇“风投不投、银行不贷”的“阶段性寒冬”,一批没有收入、盈利困难的创新药企业面临破产困境。这个时候,云顶新耀的“逆势而上”对行业信心是一个提振。
云顶新耀做对了什么?从2022年9月加入这家企业开始,罗永庆主要做了三件事:精简管线、差异化竞争、高效商业化。
精简管线方面,2022年8月,云顶新耀宣布向吉利德科学转让开发和商业化抗肿瘤新药拓达维(戈沙妥珠单抗)的独家权利,该交易总价4.55亿美元,这在当时引起一定争议。然而,通过回笼资金,再投入到耐赋康等产品的开发中,目前来看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从2022年底开始,我们就陆续砍掉了一些项目,有些甚至是推进中的项目。当资本寒冬到来的时候,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对项目进行优选,尽量把运营成本降下来。”罗永庆说。财报显示,2023年云顶新耀整体运营成本大幅减少4.76亿元,同比下降33.7%。
差异化竞争更是关键。在云顶新耀现有的研发管线中,看不到PD-1、ADC等肿瘤领域的热门赛道。“主要是肿瘤赛道太卷了,”罗永庆感慨,出售拓达维之后,云顶新耀主要专注抗感染、肾科、自免三个领域,这才有了耐赋康的获批上市。
据了解,耐赋康瞄准的IgA肾病是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原发性肾小球疾病之一。但IgA肾病在欧美是罕见病,不受重视;而在中国,IgA肾病的发病率占原发性肾小球疾病的比例相当高,存在巨大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罗永庆称,正是对患者需求的科学洞察,才让云顶新耀精准命中蓝海市场。
产品有了,高效商业化必须跟上。为此,云顶新耀整合医学事务、市场营销、准入、销售以及渠道运营等队伍,组建了一支200人左右、“小而精”的商业化团队。“不是所有事情都要自己干,我们主要聚焦核心医院,期待以最快的速度、惠及最多的患者。”罗永庆这样诠释云顶新耀的商业化理念。
“自我造血”支持自主研发
通过License-in(许可引进)的模式,引进海外处于临床试验中后期(二期或三期)的药物,尽量缩短研发周期、加快产品上市速度,进而获得商业化收入——在这条路上,云顶新耀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眼光和能力。
然而,云顶新耀团队的愿景并不止于此,他们希望通过能创造现金流的低风险管线,首先实现“自我造血”功能,然后发力自主研发,最终实现从“License-in”到“License-out”的跨越。
为此,云顶新耀已经买断了加拿大Providence公司的技术平台,并基于此进行升级,形成了自主的mRNA技术开发平台,计划今年提交临床试验申请。“mRNA技术在新冠疫情期间已经证明了其有效性和安全性,特别是在治疗难度较大的肿瘤领域,显示出巨大潜力。”罗永庆称,2022年接手云顶新耀之前,曾有好几家公司对他发出邀请。最终选择云顶新耀,也是对其管线组合的看好。
尽管mRNA技术还有不成熟之处,但其发展前景毋庸置疑。行业领头羊Moderna发言人表示,除了新冠、流感等已知领域,mRNA疫苗还可以用于肿瘤、心血管、自免、罕见病等多个领域。当前,全球范围内独立拥有mRNA技术平台的生物医药企业屈指可数,云顶新耀提前布局,将带来新的出海发展机遇。
今年,创新药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具体支持措施也在酝酿中。利好政策之下,只要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做大家都在做的事情”,将有更多类似云顶新耀的本土创新药企业脱颖而出。
(信息来源:经济参考报)
 
被赚差价的恒瑞医药,与火爆的TSLP靶点
3个月前,海外药企的一起常规收购案,让恒瑞医药陷入了尴尬的处境。
当时,GSK宣布收购Aiolos Bio,代价是10亿美元首付款以及4亿美元的监管里程碑款。
而Aiolos Bio唯一的管线TSLP单抗AIO-001(SHR-1905),引进自恒瑞医药。去年8月份,前者与恒瑞医药达成合作协议,获得了该款药物的海外权益,代价是:
2500万美元首付款,以及研发及销售里程碑款10.25亿美元,此外还有实际年净销售额两位数比例的销售提成。
这意味着,不到半年时间,Aiolos Bio赚足了差价。当然,除了交易本身以及差价的噱头,还有两点更值得关注。
第一,TSLP的价值正愈发被药企正视。毕竟,Aiolos Bio被GSK收购,总交易额为14亿美元,首付款就达到了10亿美元。而AIO-001目前海外进展并不快,根据ClinicalTrials.gov,Aiolos Bio仅在去年12月份登记了一项1期临床,患者并未开始招募。
第二,在TSLP竞逐赛中,国内药企有能力占据一席之地。AIO-001之所以能够被收购,是因为依从性优势,给药周期较FIC药物大幅延长。目前,除了依从性,国内药企还围绕机制创新等方面进行着探索。这也意味着,未来还将有更多实力国内药企的涌现。
随着TSLP靶点的火爆,更多在该领域实力突出的药企,也将被看见。
01、自免领域的潜力靶点
在全球创新药物研发的激烈竞赛中,TSLP靶点成为众多药企争夺的焦点。
这并不令人意外。TSLP在人体组织中存在两种变体:在稳定状态下表达的主要是短型(sfTSLP),由63个氨基酸组成,与TSLP稳态功能有关。
而长型(lf TSLP)则由159个氨基酸组成,可通过Toll受体配体、促炎性细胞因子、特异性细胞因子环境以及单独的TNF-诱导上调。
长亚型的表达,在多种炎症级联反应的上游产生,并介导多种过敏性疾病中过度激活的免疫应答,已被证实在II型免疫反应中发挥重要作用。
目前,TSLP被证实与多种过敏性疾病有关,包括特应性皮炎、支气管哮喘、嗜酸性粒细胞食管炎等。
另外,Nature Reviews等文献数据显示,TSLP还与慢性炎症性疾病,如慢性阻塞性肺病和乳糜泻,以及牛皮癣、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疾病有关。
这也意味着,TSLP靶点的潜力惊人。因为,TSLP靶向药不仅具有广谱的特点,能够有效针对多个适应症;并且,TSLP靶向药针对的适应症,还具备影响广、病程长的特点,这决定了其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
例如,就哮喘而言,预计全球患病人数在2024年及2030年将分别达到8.01亿例及8.58亿例,存在大量的治疗需求。
特应性皮炎也不例外。全球特应性皮炎患者在2019年已达到6.49亿例,且估计2030年将进一步增至7.55亿例。
在这样的背景下,TSLP靶点药物的研发和市场前景备受期待。随着医学界对TSLP作用机制的深入理解,以及新药研发技术的不断进步,TSLP靶向药物有望为广大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02、重磅炸弹诞生进行时
当然,在上述疾病领域,TSLP抗体并非破局者。
2021年12月17日,安进与阿斯利康宣布,FDA批准其TSLP抗体Tezepelumab上市,用于治疗没有生物标志物限制的重度哮喘。
在TSLP抗体上市之前,重度哮喘领域已经有多款生物制剂上市。最早登场的奥马珠单抗,甚至在2003年便获得FDA批准。
不过,机制方面的优势,仍为TSLP抗体带来了显著的竞争力。
重度哮喘特定功能或病理生理机制的亚型,根据嗜酸粒细胞数、特异反应性、呼出气一氧化氮(FeNO)水平等,可分为Th2型哮喘与非Th2型哮喘。
前者的炎性反应通路涉及免疫球蛋白E(IgE)、白介素(IL)-5、IL-4、IL-13,而后者的炎性反应通路涉及IL-17、CXC趋化因子受体2(CXCR2)等靶点。
此前获批的生物制剂,主要针对下游通路,因此受到表型的影响,甚至受到生物标志物的限制,导致普适性不足。
例如,在GINA文件中,外周血嗜酸性粒细胞≥300个/L且使用第4、第5级药物治疗仍不能控制的重度哮喘患者,才推荐使用抗IL-5单抗、抗IL-5R单抗或抗IL-4R单抗。
酸性粒细胞小于300类型患者,接受生物制剂的疗效较差。但问题是,根据数据来看,50%-60%的患者基线嗜酸性粒细胞小于300。因此,相当部分重度哮喘患者的需求,得不到满足。
由于TSLP作用于炎症级联反应的早期上游,可以阻断炎症细胞因子的释放,抑制下游炎症信号的传导,有潜力适用于广泛的重度哮喘,不受表型(嗜酸性或过敏等)以及生物标志物的限制,相较其他靶点具有更大的市场潜力。
首个上市的TSLP抗体Tezepelumab,临床研究结果就证实了这一点。对于成人及青少年重度哮喘患者,不论其基线嗜酸性粒细胞(EOS)计数如何,Tezepelumab均可显著降低重度哮喘患者年急性发作率(AAER),并提高患者呼气量。
也正因此,其突破了治疗嗜酸性哮喘的局限,是唯一一个没有表型或生物标志物限制的生物制剂。这一优势,让Tezepelumab在上市后销售额快速攀升,2022年销售额1.70亿美元,2023年销售额5.67亿美元,同比增长约4亿美元。
鉴于Tezepelumab作用靶点是多种炎症途径,其治疗人群将远大于其他已上市的生物疗法,随着其他适应症的拓展,销售天花板也有望持续抬升。有市场人士预测,2026年Tezepelumab销售额有望达到20亿美元。
03、一场激烈的竞逐赛
鉴于TSLP的极高潜力,一场激烈的竞逐赛正在全球打响。
作为领跑者,Tezepelumab正在加速其他适应症的布局,以形成先发优势。除了已经上市的重度哮喘适应症,其针对鼻窦炎及食管炎正在进行III期临床,还有特应性皮炎、肺阻病等多个适应症处于II期临床阶段。
而作为追随者,辉瑞、赛诺菲等后来者并没有一味follow,而是在抗体的设计方面作出了创新,双抗/三抗管线逐渐起势。
例如,辉瑞的PF-07275315注射液是IL-4/IL-13/TSLP三抗,希望通过多管齐下的方式,对疾病的控制较单抗再上一个台阶。目前,PF-07275315针对特应性皮炎的适应症,已经处于II期临床阶段。
赛诺菲的lunsekimig则是一款IL-13/TSLP双抗。2023年美国胸科学会(ATS)年度大会上发布的Ib期临床数据显示:与单独抑制IL-13或TSLP相比,lunsekimig展现出更为显著的疗效优势,能有效改善患者呼出一氧化氮分数(评估气道炎症活动度的重要生物标志物)。目前,lunsekimig针对哮喘的适应症,正处于II期临床阶段。
在这场竞逐赛中,国内选手同样不敢落后。包括康诺亚、正大天晴、恒瑞医药、科伦博泰、洛启生物、荃信生物等药企,均布局了单抗领域。
虽然并未在机制方面作出创新,但基于不同的抗体序列,或许能够表现不一样的潜力。
例如,从依从性来看,恒瑞医药的SHR-1905更胜一筹。
目前,Tezepelumab需要1个月注射1针,而SHR-1905潜在注射周期为6个月1次。对于用药周期较长的慢性病来说,注射周期延长带来的依从性提升是显而易见的。也正因此,恒瑞医药SHR-1905的引进方Aiolos Bio被GSK重金收购。
除此之外,在多抗领域,国内选手也在快速跟上。3月1日,信达生物便披露其抗IL-4R/TSLP双抗IBI3002,临床I期研究在澳大利亚完成首例受试者给药。
这些进展表明,国内药企在全球TSLP靶点药物研发的竞争中,逐渐崭露头角。
未来,随着更多创新药物的上市,我们有理由相信,TSLP靶点将成为治疗多种炎症性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关键,为全球患者带来更有效、更安全的治疗选择。
而这场竞逐赛的最终赢家,将是那些能够提供真正突破性治疗方案的药企,同时也将是那些能够从治疗中获得实质性改善的患者。
(信息来源:氨基观察)
 
 


运作管理
大批跨国药企进行“外延创新”,将研发费用“让渡”给引进产品
研发费用是上市公司财报中的一大亮点。根据已披露2023年财报的跨国药企,其中包括赛诺菲、艾伯维、安进等跨国药企积极进行“外延创新”,将研发费用“让渡”给引进产品,引起业内的关注。
具体来看,赛诺菲的研发费用与营收比例“割裂感”强烈。2023年,赛诺菲453.64亿欧元(约483.4亿美元)的营收,同比增长5.3%。但其研发费用却仅为67.28亿欧元(约71.69亿美元),研发费用率约为15%。
回顾2023年,赛诺菲进行了一系列并购操作,其中在2023年3月,赛诺菲宣布,将以每股25美元现金收购总部位于美国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生物制药公司Provention Bio,交易的股权价值为29亿美元。该交易将为赛诺菲的产品组合中添加TZIELD,后者去年在美国获得批准,是头个用于延缓3期1型糖尿病(T1D)的疾病改善药物。Provention去年年底宣布与赛诺菲(Sanofi)达成协议,共同在美国推广这种药物。此外,赛诺菲自免领域的核心单品度普利尤单抗和肿瘤领域的核心产品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Sarclisa都来自于外部合作。
艾伯维2023年营收543.18亿美元,其研发费用为76.75亿美元,占比14%。自2023年以来,“外延创新”也在成为艾伯维的主题,例如,2023年底,艾伯维在一周内接连宣布了两项收购交易,同意以101亿美元收购癌症药物制造商ImmunoGen,由此将获得ImmunoGen旗舰产品ELAHERE,该产品是一种突破性抗体药物复合体(ADC),已经获得了美国FDA核准用于治疗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PROC)。后又以87亿美元收购神经生物技术公司Cerevel,旨在扩充其在神经科学领域的布局。这家公司的管线由多项临床阶段和临床前候选药物组成,适应症聚焦于精神分裂症、帕金森症和情绪障碍等疾病。目前有5个品种进入临床阶段。
进入2024年,2月28日,艾伯维宣布以超7亿美元的总额,与免疫治疗公司OSE Immunotherapeutics达成合作;近期,艾伯维又宣布斥资2.125亿美元并购一家AI制药公司Landos。该交易预计将于2024年第二季度完成。据悉,Landos的主要实验药物NX-13是一款潜在FIC口服NLRX1激动剂,用于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目前已进入临床II期阶段。
此外,安进2023年财报披露,其研发费用率为17%,与10年前的22%相比下降明显。2023年,安进的研发投入仅增长到47.84亿美元。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安进收入总额281.9亿美元,同比增长7.09%;归母净利润67.17亿美元,同比增长2.52%。
近几年,安进积极进行“外延创新”,主要引进FIC、BIC类产品。例如,2022年12月12日,安进发布公告称,其将以116.50美元/股收购罕见病制药商Horizon Therapeutics,对价总额超280亿美元,将后者的一系列产品收入囊中,其中两款重磅产品治疗甲状腺眼病的Tepezza和治疗痛风的Krystexxa皆获得了FDA授予的孤儿药认定。
(信息来源:制药网)
 
日资再出手收购百年老字号,中药企业如何应对日本汉方药崛起?
近日,日本三井物产和制药公司乐敦公开宣布,用46.4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百年中药品牌“余生仁”86%的股份,余下14%的股份,三井物产将会2024年6月之前完成收购。去年4月,有百年历史的老牌中药企业辰济药业被日本津村制药集团以2.5亿元收购,一度引发市场热议。
近年来,日本企业频频入局中药产业链引发行业高度关注。对此,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卫生健康法学教授邓勇表示,该现象反映了中国中医药市场的吸引力和国际投资者对中国传统医学价值的认可。同时,也引发了一些关于中医药知识产权、传统知识保护与传承的担忧。
特别是随着日本制造的汉方药物市场影响力不断扩大,市场更是流传着“中国原产、韩国开花、日本结果”的说法,北京中医药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国家中医药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健康产业研究中心主任侯胜田强调,这个说法过于极端,目前,在欧美、日韩等地的中医药产业规模仍无法和中国相提并论。
侯胜田也指出,在中医药振兴发展过程中,部分国外企业对中医药领域感兴趣并非坏事,这也是一个可以互相借鉴的过程。邓勇也认为,中医药守正创新,既要充分挖掘和传承中医药的优势和特色,也要借鉴国际上的成功经验,不断提升自身实力,增强中医药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
日资企业发力布局
日前,日本三井物产宣布与乐敦制药公司将收购余仁生国际,给予这家新加坡中药公司8亿新元的估值。三井与乐敦的合资公司,将向Righteous Crane Holding公司买下余仁生国际的86%股权。这家合资公司是一家特殊目的公司。三井指出,收购交易完成后,合资公司将提出全面收购其余14%余仁生股权的要约,余氏家族则将重新投资部分资金于三井与乐敦的这家合资公司。
收购完成后,有百年历史的华资中药企业余仁生,将成为日资公司,乐敦持有余生仁60%的股份,三金物产持有30%,余生仁的创始家族持有10%。
近年来,日资企业进军中国中药行业的现象屡屡出现。其中,值得关注的是日本汉方药市场的绝对龙头津村制药。据国开证券研报介绍,2021年津村制药实现销售收入约1300亿日元,合人民币约65亿元,占日本汉方药市场规模约60%,同时占日本医疗用汉方制剂市场规模80%以上,位居第一位。
津村企业报告书也指出,津村制药长期经营愿景是到2031年,海外销售收入比例超过50%,其中海外业务主要指中国业务,按其2021年中国业务收入比重大约8%的比例,未来10年间中国业务或将成为津村制药未来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
津村制药在近年来持续推动在华布局,2021年4月,津村曾收购中药饮片企业天津盛实百草中药科技有限公司,花费12亿元,该公司目前注册信息已更名为平安津村药业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津村目前持有其44.8%股权。
此后在2022年8月,津村制药又与主营中成药的健民集团与合作建立“津村健民制药有限公司”。2023年3月,津村制药又增资天津中药产业基地项目。
在一年前的2023年4月,日本津村制药集团以2.5亿元人民币收购前身为“宝鸡制药厂”的辰济药业,引发市场热议。不过在三个月后,平安津村有限公司又退出股东行列。
据日本企业研究院分析,日企收购中药老字号兴趣持续增加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首先是看中老字号的品牌与药方价值。如余仁生在中国香港、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经营着176间零售店及29间医馆,拥有较高的品牌知名度,同时余仁生经营140多年,积累了大量中医秘方。其次是掌握中药原材料采购渠道。原材料是中药品质的关键要素,中国是日本汉方药主要原料进口地,余仁生掌握有中草药供应源头的采购渠道,这是日本中药企业所关注的重要资源。
据介绍,日本汉方药起源于我国,约在5—6世纪后从我国直接传入或经由朝鲜半岛传入日本,后来在日本经过1400多年的发展,成为了目前的日本汉方药。日本将汉方制剂分为“医疗用汉方制剂”和“一般用汉方制剂”。
据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总务委员会公布的《药事工业生产动态统计年报》统计,2020年,日本汉方药市场规模约2136亿日元。其中,汉方制剂市场规模约1957亿日元,占比约91.6%,生药及其它销售占比相对较小。另外医疗用汉方制剂的市场规模约1546亿日元,占整个汉方药市场规模约72%。一般用汉方药制剂保持着较好的发展势头,但目前在整个汉方药市场占比仍仅在20%左右。
整体而言,国开证券研报指出,自1976年日本政府将医疗用汉方制剂纳入日本医保体系的报销范畴,日本汉方药市场快速发展,虽经受20世纪90年代“小柴胡汤”事件较大事件性冲击,但1976年-2020年行业年复合增速达到了14%,近两年增长有所加快。
国开证券研报也介绍,2020年日本汉方药市场规模换算成人民币约106.8亿元,相较于我国近7000亿元的中药饮片及中成药的市场规模还很小。同时按2020年数据测算,日本汉方药市场占整个日本药品市场的规模不及2%,占比较少,而我国中药饮片和中成药的市场规模占到我国药品收入已将近25%。
中药企业如何应对?
对于中医药企业被日资收购的现象,邓勇认为,该现象促使我们深入思考如何更好地保护和发展我国的传统医学资源,确保中医药的核心技术和知识不被轻易转移和利用。“面对日资企业带来的挑战,国内中医药企业需要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其中包括加强研发能力,提高产品质量和疗效,以及增强品牌影响力。”
“在应对日资企业的收购战略时,国内企业可以采取如下策略:首先,是加强战略合作,通过内外部资源整合,提升自身实力;其次,可利用法律法规,保护自身合法权益,防止核心技术和市场被不当利用;此外,要加大国际化步伐,通过海外并购、合作等方式,学习国际市场运作经验,扩大国际影响力。”邓勇分析称。
面对日韩汉方药物快速崛起,在互联网上也出现了中药产业“中国原产、韩国开花、日本结果”的担忧说法,以及“中国中医药产业已被日本超越”等言论。对此,侯胜田强调,这些说法过于极端,缺乏事实依据,目前,在欧美、日韩等地的中医药产业规模是无法和中国相提并论的。
侯胜田也指出,在中医药行业发展过程中,部分国外企业对中医药领域感兴趣并非坏事,这也是一个可以互相借鉴的过程。国外企业的布局,可以使中医药行业出现鲶鱼效应,带来良性竞争,从而刺激国内中医药产业的发展。
根据贝哲斯咨询发布的《2023年全球中医(TCM)行业规模、产业链、竞争力及重点区域市场调研报告》数据,2022年全球中医市场规模达到13988.41亿元人民币,中国中医市场规模达到11484.48亿元。《中医药行业发展蓝皮书(2022年)》也指出,在中药材种植和加工环节,目前我国的中药材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居世界首位。国内中药材产量保持平稳增长趋势,2021年全国中药材产量约为487.50万吨。
在强调无需过度担忧的同时,侯胜田也表示,部分日本企业、韩国企业在中医药产业发展中的做法也值得学习,例如在单品运营、开发新剂型方面。
目前,日本已拥有汉方制剂近300品种。日韩汉方的基础研究起步早、投入大,且制药工业与制剂技术先进、质量体系完善、国际化及市场占领意识较强,造就了日韩汉方制剂在国际市场上认可度高、知识产权保护较系统。
据央视报道,据统计,目前日本使用的中药材超过80%都是从中国进口的,日本国内的中药材只占到10%左右。《世界专利数据库》显示,在全球,中国提供的中药古方超过1万个,但其中只有0.3%在国际上申请了专利,而日本的汉方药则垄断了70%以上的中药专利。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启迪药业董事长焦祺森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指出,传承创新发展好中药经典名方关乎我国的中医药事业发展,加大中医药基础研究投入,加强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是中医药国际化的基础与保障。
为此,他针对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建议:
第一,进一步完善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建立符合于中医药特点的专利审查与保护制度。
第二,鼓励中医药专利国际化申请(PCT申请),培育专业化的中医药知识产权国际化申请代理机构: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区域性与时效性。
第三,鼓励中药制剂新剂型、新技术、新工艺、新辅料等研究与开发,并应用于中药经典名方制剂工艺,实现中药经典名方制剂关键技术创新,提升专利保护的可行性。
第四,鼓励支持开展已上市中药制剂真实世界等临床研究,挖掘中药经典方临床新价值,实现临床新价值专利保护。
邓勇也认为,日本企业在中医药传承发展和国际化过程中的某些做法值得学习,例如,重视研发和创新,通过现代科技手段提升传统药物的疗效和安全性;强化品牌建设,通过有效的市场营销策略提高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知名度和认可度;以及注重质量控制,建立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确保产品质量和安全。
此外,面对中药老字号企业被收购背后的经营不善问题,侯胜田分析称,中药老字号企业发展主要面临四方面问题。首先,是发展观念相对保守,观念的落后体现在中医医学和中医药产业两方面;其次,是管理水平不高,尤其体现在运营管理方面,中医药产业格局整体较为零散,中小企业较多,但这些中小企业的整体管理水平较低;第三,是品牌意识不强,营销水平不足,缺乏营销专业人才和总体战略设计;此外,是创新意识不够,科技研发等方面投入不多,而医药行业则具有高投入、高风险、高利润、研发周期长的“三高一长”特点。
如何实现现代化,也是中医药振兴发展中绕不开的问题。侯胜田认为,这涉及中国传统医学在传承和创新中的平衡,中医药行业必须要实现现代化,不进则退。“在中医药行业现代化发展中,主要有两方面工作,一是中医药现代化技术与中医药研发相结合,二是数字化和人工智能对中医药未来发展带来的变化。然而目前,国内很多中医药企业在药品研发方面投入不足。”
在未来中医药全球化发展方面,侯胜田建议,中医药发展需要体系化的战略性规划和投入,首先,应该建设一所全球中医药大学,同时,也要大力发展中医药国际康养休闲旅居服务。“国外学生在学习中医回国后,必然会开设诊所提供中医药方面服务。而国际中医药医疗健康旅游服务是中医药和康养休闲相融合的产业,在游客付费体验后,进而可以传播中医药治疗理念。”
(信息来源:21经济网)
 
 


科技研发
同源康医药YAP/TEAD抑制剂在美国获批临床
4月11日,同源康医药宣布,其自主研发的新一代口服、高效、高选择性的小分子YAP/TEAD抑制剂TYK-01054获美国FDA批准开展临床研究。同源康医药也已与中国NMPA进行了该产品的Pre-IND沟通交流,将于近期正式提交IND。
Hippo是一条经典的信号通路,它可以剧烈调控器官大小,其突变会导致组织过度发育,在果蝇中出现的表型让人感叹犹如“河马”,故而得名Hippo(河马)。在疯狂生长的肿瘤中,Hippo信号通路也发挥重要作用。研究显示,在所有癌症类型中,约10%的患者的Hippo通路中发生了基因改变。
据文献报道,YAP、TAZ和TEAD是Hippo通路的下游效应子。由于YAP/TAZ缺乏明显的可成药口袋或催化生态位,因此TEAD上保守的中央脂质口袋的发现为Hippo/Yap通路的治疗干预提供了有潜力的途径之一。
TYK-01054正是一款小分子YAP/TEAD抑制剂,拟用于治疗多种晚期肿瘤,如恶性间皮瘤、头颈鳞状细胞癌、食管癌、胰腺癌、神经鞘瘤和肉瘤等。临床前研究表明,该产品能结合TEAD并抑制了TEAD下游基因的表达。其它临床前研究结果还发现。YAP/TAZ/TEAD信号传导的失调,可能是患者对各种靶向疗法和化疗产生内在和获得性耐药的主要机制。目前FDA批准的间接阻断YAP/TAZ激活或YAP/TAZ关键下游靶点的药物在临床上已显示出降低治疗耐药性的结果。因此,直接抑制YAP/TAZ/TEAD信号通路的小分子口服候选药物TYK-01054将有可能为出现耐药的肿瘤患者带来切实的希望。
目前,TYK-01054在临床前体外及体内药效试验中前述多个瘤种展现了良好的抑制作用。在正常细胞不敏感的剂量下,仅选择性地抑制癌细胞的生长,因此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和安全性。同源康医药新闻稿指出,以上结果为后期临床研究的开展提供了有力的依据。
(信息来源:医药观澜)
 
信达生物HER3靶向ADC获批临床
4月15日,CDE官网公示,信达生物1类新药IBI133获批临床,拟开发治疗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根据信达生物公开资料,这是一款靶向HER3的抗体偶联药物(ADC)。
HER3是受体酪氨酸激酶EGFR家族的成员之一,其在实体瘤中广泛表达,与肿瘤生长扩散、耐药和不良预后相关。研究显示,HER3可能在高达75%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表达,因此它也成为治疗NSCLC的潜在靶点。靶向HER3的各种药物的研发已在EGFR突变/TKI耐药的肿瘤治疗中开始展现出一定前景。
根据ClinicalTrials官网,信达生物已经在澳大利亚启动了IBI133治疗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的1/2期、首次人体临床研究。该研究将探索IBI133单药治疗的最大耐受剂量(MTD)和推荐扩展剂量,以及该产品单药治疗在特定肿瘤人群中的疗效、安全性和耐受性。
近期,信达生物的ADC管线迎来较为密集的进展:今年4月,信达生物在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会议上展示了靶向Claudin18.2的ADC(IBI343)的临床前发现及特征;今年3月,信达生物两款ADC产品在中国获批临床,分别为靶向TROP2的ADC(IBI130)、靶向B7-H3的ADC(IBI129);根据信达生物2023年年度报告,该公司还有ADC产品已经进入早期临床探索阶段,包括EGFR/B7H3靶向ADC(IBI3001)。
(信息来源:医药观澜)
 
恒瑞医药Nectin-4靶向ADC联合疗法获批临床
4月12日,恒瑞医药宣布NMPA已批准其开展关于注射用SHR-A2102、阿得贝利单抗注射液、SHR-8068注射液和醋酸阿比特龙片(Ⅱ)的临床试验,该试验将探索SHR-A2102与其它几种药物联合治疗肿瘤的效果。其中,SHR-A2102为一款靶向Nectin-4的抗体偶联药物(ADC),是恒瑞医药开发的一款1类新药。阿得贝利单抗是一款抗PD-L1单抗,SHR-8068是一款抗CTLA-4单抗。
Nectin-4(基因名称PVRL4,脊髓灰质炎病毒受体4)蛋白是属于免疫球蛋白超家族的Nectin家族。Nectin家族与钙黏着蛋白共同作用,对粘着连接和紧密连接的产生和维持具有显著影响,它们调节多种细胞行为,包括细胞粘附、生长、分化、迁移和凋亡。Nectin-4蛋白在胚胎和胎盘中特异性表达,在少数正常成年组织(包括皮肤)中表达,以及在肿瘤组织中过表达。因此,探索靶向Nectin-4蛋白及联合治疗方案或可为晚期实体瘤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
SHR-A2102为恒瑞医药自主研发的一款靶向Nectin-4的ADC,其有效载荷是拓扑异构酶抑制剂(TOPi)。多种研究表明Nectin-4在肿瘤中的高表达与肿瘤的发展和不良预后密切相关。
阿得贝利单抗是恒瑞医药研发的人源化抗PD-L1单克隆抗体,已于2023年获批上市,与卡铂和依托泊苷联合用于广泛期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SHR-8068注射液是恒瑞医药引进的一款全人源抗CTLA-4单克隆抗体,可增强抗肿瘤免疫效应。醋酸阿比特龙片(Ⅱ)是恒瑞医药研发的2类新药,已于2023年12月获批上市,用于治疗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
恒瑞医药新闻稿指出,本次研究将探索多种抗肿瘤疗法治疗晚期实体肿瘤患者的有效性及安全性,有望为广大肿瘤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
(信息来源:医药观澜)
 
罗氏再发力,第二款CD3/CD20双抗临床Ⅲ期成功
4月15日,罗氏宣布,CD3/CD20双抗格菲妥单抗(商品名:Columvi)用于复发或难治性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的Ⅲ期STARGLO研究达到了总生存期这一主要终点,与利妥昔单抗联合奥沙利铂治疗组相比,接受格菲妥单抗联合吉西他滨以及奥沙利铂治疗的患者总生存期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改善。
本次公布的Ⅲ期STARGLO研究是一项随机、多中心、开放标签的临床试验,旨在评估格菲妥单抗联合吉西他滨+奥沙利铂与利妥昔单抗+奥沙利铂相比,用于既往已接受过至少一种治疗且不适合自体干细胞移植的DLBCL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此次研究的终点指标包括总生存期(OS,主要终点),无进展生存期(PFS)、完全缓解率(CR)、客观缓解率(ORR)、客观缓解持续时间等次要终点,以及安全性和耐受性。研究结果显示,格菲妥单抗联合治疗组能够显著改善患者OS,此外其安全性与单个药物已知安全性一致。罗氏将在之后的医学会议中报道这一研究数据。
格菲妥单抗
有何特别之处?
根据罗氏公开资料,格菲妥单抗是一款靶向CD20和CD3的双特异性T细胞衔接蛋白。它具有独特的2:1结构,包含两个可以与CD20结合的蛋白域和一个可以与CD3结合的蛋白域。此双重靶向策略可使T细胞靠近B细胞,并活化T细胞以释放癌细胞毒杀蛋白,同时它与已经获批的抗CD20单克隆抗体联用时可以获得更好的效果。
Columvi也是首个获得美国FDA加速批准和欧盟委员会有条件上市的固定时间治疗的双特异性抗体,用于治疗接受过两线或两线以上全身治疗的R/R DLBCL患者。该批准是基于Columvi作为单药在关键1/2期研究NP30179中所取得的积极结果。
2023年3月25日,格菲妥单抗在加拿大拿到全球首批。2023年6月16日又在美国取得监管批准。2023年11月8日,格菲妥单抗获得药监局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两线系统性治疗的复发或难治性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成人患者。作为全球首个对R/R DLBCL患者进行固定周期治疗的双抗,格菲妥单抗在国内的获批也标志着中国淋巴瘤治疗进入双抗时代。
Glofitamab是继Mosunetuzumab之后,罗氏成功开发的第二款CD3/CD20双抗,也是罗氏T细胞接合器双特异性抗体产品组合的又一大突破。
两款药物都在治疗淋巴瘤方面取得显著成果,虽都能够增强T细胞对恶性B细胞的杀伤作用,但它们在分子结构、作用强度、主攻瘤种和应用场景等方面存在差异,因此可以相互补充,覆盖更广泛的淋巴瘤患者群体。
在结构设计方面,Glofitamab采用2:1型非对称双特异抗体的结构,其中两个Fab可以与肿瘤细胞表面的CD20结合,另外一个Fab与T细胞表面的CD3抗原结合,从而增强抗体与肿瘤细胞表面抗原的结合。mosunetuzumab则采用1:1型、IgG1样双特异性抗体结构,其中一个Fab与肿瘤细胞表面的CD20结合,另外一个Fab与T细胞表面的CD3抗原结合。
由于2:1形式的抗体具有有更强的杀伤效果,因此glofitamab的作用强度更强,可以在安全耐受的前提条件下加强杀伤肿瘤细胞的能力,对侵袭性和难治淋巴瘤行之有效。而mosunetuzumab的疗效则相对温和,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发生概率相对较低,更适用于治疗滤泡性淋巴瘤(FL)等惰性淋巴瘤。
由于glofitamab作用强度较大,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发生概率相对较高(70%左右),需要在治疗期间监测患者的安全性,因此需要住院治疗。而mosunetuzumab的CRS发生率较低(39%左右),且大部分为低级别。因此mosunetuzumab用药场景会更为灵活,适用于门诊和社区医院环境,更符合中国患者的实际情况。
这两款药物事实上是罗氏根据不同的临床场景,通过不同的技术平台深植于分子设计,以互补的形式触及现实中更多的治疗场景,实现了更广泛的淋巴瘤患者群体覆盖。
CD20/CD3双抗之战
在2018年的ASH大会上,5款CD20/CD3双抗亮相,展现了比肩CAR-T疗法的临床疗效,令CD20/CD3双抗很快成为国内外制药巨头布局血液肿瘤双抗的一大重点方向。
目前FDA共批准3款CD20×CD3 TCE上市,2款来自罗氏,1款来自艾伯维,全部为加速批准上市,用于治疗FL和DLBCL。加上排队中的CD20/CD3药物,将迎来一波激烈的市场竞争。
罗氏是第一个将CD20/CD3双抗药物推向市场的公司。2022年6月,罗氏的第一款CD20/CD3双抗Mosunetuzumab(商品名Lunsumio)获得了欧盟委员会有条件上市批准(3线+复发性/难治性滤泡性淋巴瘤),成为全球首个获批上市CD20/CD3双抗。之后,Genmab/艾伯维的Epcoritamab、罗氏的第二款CD20/CD3双抗Glofitamab陆续获得批准上市。
Genmab/艾伯维的Epkinly与罗氏的两款CD20/CD3双抗最主要的区别在于给药方式,前者为皮下注射,具有更好的临床便利优势。不过,罗氏同样在开发Lunsumio的皮下制剂。
利妥昔单抗的推出为罗氏打开了淋巴瘤治疗市场的大门,同时也为罗氏在淋巴瘤治疗领域的研究和开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此基础上,罗氏开发的两款CD3/CD20双抗则是为了满足治疗淋巴瘤的不同需求和临床场景,可以相互补充,从而覆盖更广泛的淋巴瘤患者群体。
国内布局者亦不少,嘉和生物、正大天晴、君实生物等CD20/CD3双抗都处在临床阶段。在日益白热化的CD20/CD3赛道上,后来者要对已上市的竞品构成实质性挑战,面临差异化竞争门槛更高。
(信息来源:动脉新医药)
 
潜在首款!辉瑞RSV疫苗3期结果积极
4月9日,辉瑞宣布其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疫苗Abrysvo(RSVpreF)正在进行中的关键3期临床试验MONeT的积极顶线数据。分析显示,试验达成主要终点。辉瑞打算将这些研究结果提交给监管机构,以寻求批准Abrysvo用于18至59岁的成年人。据行业媒体Endpoints News报道,如果获得批准,Abrysvo将有望成为首款适用于18岁及以上成人的RSV疫苗。
患有某些潜在慢性疾病的成年人患上RSV引起的下呼吸道疾病(LRTD)并因此住院的风险较高。然而,目前尚未有RSV疫苗获批供18至59岁的成年人使用。MONeT研究旨在通过检视Abrysvo在罹患RSV相关疾病风险较高的18至59岁成年人(如哮喘、糖尿病和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的免疫原性和安全性,解决这一重大未满足需求。
分析显示,MONeT研究达成其免疫原性和安全性的主要终点:
受试者表现出的RSV-A和RSV-B中和反应不劣于Abrysvo在临床3期试验RENOIR中所观察到疫苗有效性。RENOIR试验在3.4万多名60岁或以上成年人中进行,根据此试验结果,FDA批准Abrysvo上市。
与接种疫苗前相比,受试者在接种Abrysvo一个月后,其RSV-A和RSV-B血清中和滴度也增加了至少四倍。
在试验期间,Abrysvo耐受性良好,安全性结果与之前在其他人群中进行的研究结果一致。
Abrysvo是根据RSV融合前(prefusion)F蛋白晶体结构所制造,不含佐剂。此融合前蛋白为RSV病毒用以进入人体细胞F蛋白的主要形态。NIH的研究显示靶向此融合前蛋白形态可以有效阻断病毒感染。此双价疫苗含有等量、分别来自A与B病毒亚型的重组RSV融合前F蛋白。去年5月底,FDA批准该疫苗上市,用于预防60岁及以上成人由RSV引起的急性呼吸道疾病和下呼吸道疾病。同年8月,FDA再度批准该疫苗注射至怀孕32至36周妇女以产生主动免疫的方式,用于预防出生至6个月婴儿由RSV引起LRTD和严重LRTD。
(信息来源:市场资讯)
 
健康元:TG-1000胶囊Ⅲ期临床试验达到主要终点
健康元发布公告,近日,公司创新药产品TG-1000胶囊用于12周岁及以上单纯性甲型和乙型流感急性感染无并发症的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达到主要研究终点。公司将于近期就TG-1000胶囊治疗流感的上市申请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进行沟通,推进TG-1000胶囊的上市进程。
TG-1000为创新抗流感1类新药,是一种新型帽依赖性核酸内切酶抑制剂,最早由太景医药研发(北京)有限公司以及太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合称:太景)研发。早期研究数据表明,TG-1000具有起效快、抑制病毒时间长、耐受性好、口服不受食物影响的特点,能够同时有效抑制甲型、乙型流感病毒。
(信息来源:智通财经)
 
 


新药上市
国内上市
“低阿”近视药获批上市
日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消息,兴齐眼药的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获批上市,这是首款获得“国药准字”批号上市、用于延缓儿童近视进展的低浓度硫酸阿托品滴眼液。
作为近视防控的“三驾马车”之一,低浓度阿托品一直备受关注,获得不少患者的认可,但是大多以院内制剂或是家长寻求代购的方式获得,获取途径并不容易。低阿上市消息一出,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带着家长们的问题,邀请了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屈光与青少年近视防控科主任杨晓进行一一解答。
“我们一直在关注低阿上市的消息,医院药事委员会于今年3月底通过审批引入该药,等整个审批流程下来,预计5月份眼科中心可在门诊系统开具。”杨晓介绍,初期计划先在医院的近视防控科以及斜弱视科两个科室投放使用,家长需要先带孩子面诊,综合门诊不能开出此药。
据了解,阿托品为竞争性毒蕈碱型受体(M-受体)阻断剂,在眼科领域的应用主要是通过解除平滑肌痉挛,达到瞳孔散大、调节麻痹的作用。
在此次低阿正式上市前,这类滴眼液多以“院内制剂”的身份在国内少数医院有售,家长们通常只能通过“代购”等方式获取。此外,还有来自境外的各种代购,但真假难辨、保存不当、使用不规范等问题难以规避。
这次获批上市的低阿有一定的适用范围,例如面向年龄在6岁-12岁、近视度数在100度-400度的近视儿童,单盒标价298元,30支/盒,为30天用量。
杨晓介绍,从临床中来看,6岁-12岁的儿童是近视防控的重点人群,根据2023年中山眼科中心的就诊数据,符合这批低阿使用范围的就诊患儿占18岁以下近视患者的50%左右。在这些适合使用的患儿中,有50%的比例可选择单一近视防控手段,如单一框镜、单一低阿或单一OK镜,剩下的50%往往采取低阿药物+其他光学手段联合治疗,因此,从比例来看,需要从医院开低阿药物进行近视防控的近视患儿需求并不少。
低阿正式上市的消息,令不少机构也闻风而动,纷纷加快速度引入此药。从卓正医疗微信公众号推文获悉,卓正将计划在4月中旬上市这款低阿药物。在与客服沟通过程中,卓正客服人员表示,首次需先挂眼科医生的号面诊,根据患儿需要做相关的眼睛检查,再由医生开出处方购买药品。此外,包括普瑞眼科等机构也纷纷表示,与兴齐眼药已完成签约引进此药。
可以预测的是,未来低阿的获取途径将更加便捷。但是,杨晓谨慎提醒,低阿是处方药,首次用药前一定要面诊,而且要根据个体情况用药,对于存在瞳孔阻滞、房角窄等青光眼倾向的孩子,低阿会有诱发青光眼发作的可能,有的因个体因素出现过敏,因此家长不可自行购买使用。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如因无法联系到作者侵犯到您的权益,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采取适当措施。
(信息来源:广州日报)
 
天宇股份子公司沙库巴曲缬沙坦钠片、替米沙坦氢氯噻嗪片获批上市
4月16日,天宇股份发布公告宣布,全资子公司浙江诺得药业有限公司收到NMPA核准签发的关于沙库巴曲缬沙坦钠片、替米沙坦氢氯噻嗪片的《药品注册证书》。
沙库巴曲缬沙坦钠片是治疗慢性心力衰竭药物,用于射血分数降低的慢性心力衰竭的成人患者和用于治疗原发性高血压。
据国家药监局网站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沙库巴曲缬沙坦钠片除诺得药业外,国内生产商还有齐鲁制药(海南)有限公司、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宣泰药业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据米内网数据显示,2022年沙库巴曲缬沙坦钠片在国内样本医院(包括城市公立医院,城市社区医院,县级公立医院,乡镇卫生院)和城市实体药店的销售额约22.4亿元。
替米沙坦氢氯噻嗪片是抗高血压药物,用于治疗原发性高血压。据国家药监局网站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替米沙坦氢氯噻嗪片除诺得药业外,国内生产商另有苏州中化药品工业有限公司、常州制药厂有限公司、北京福元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远大医药(中国)有限公司等4家企业。
米内网数据显示,2022年替米沙坦氢氯噻嗪片在国内样本医院(包括城市公立医院,城市社区医院,县级公立医院,乡镇卫生院)和城市实体药店的销售额约2.8亿元。
(信息来源:新京报)
 
用于预防水痘,康泰生物子公司这款疫苗获批上市!
4月16日,NMPA官网最新公示,康泰生物全资子公司民海生物申报的水痘减毒活疫苗上市申请已获得批准。根据康泰生物此前公告,该疫苗适用于12月龄以上健康水痘易感人群,接种后可刺激机体产生抗水痘-带状疱疹病毒的免疫力,用于预防水痘。
水痘是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原发感染的临床表现,是儿童时期常见的一种急性、高传染性疾病,通常表现为轻症自限性疾病,伴有发热和特征性皮肤疱疹,偶尔会出现严重的并发症。成人发生水痘虽然比较少见,但出现严重并发症的概率明显增加。水痘病毒的主要传播途径为呼吸道飞沫传播、直接接触传播、母婴垂直传播,也可通过污染的用具传播。儿童与带状疱疹患者接触亦可发生水痘。目前接种水痘疫苗已成为有效的水痘预防措施。
根据民海生物此前新闻稿,该公司于2022年3月收到《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1、3期临床试验总结报告》,其研发的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的临床研究阶段工作已经顺利完成。研究结果显示,该公司研制的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对1岁至55岁健康水痘易感人群具有良好的免疫原性及安全性。
减毒活疫苗是指病原体经过处理减弱了毒性,但还有一定繁殖能力的疫苗。它能使人体产生类似自然感染的过程,但是不会发病,还能获得免疫应答。这种疫苗可以产生相应的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而且其免疫应答持续时间较长。不过,由于它是活的减毒病原体,所以对储存和运输的条件要求比较苛刻。
(信息来源:医药观澜)
 
国内首个重组人促甲状腺激素获批上市
4月11日,国家药监局公示,智核生物持有的人促甲状腺素注射液(通用名人促甲状腺激素注射液,商品名智舒嘉)获批上市,适应症为用于无远处转移的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在甲状腺全切或近全切除术后碘[131I]清除残余甲状腺组织的辅助治疗。该产品为创新预充水针剂型,注册分类为2.1类改良型新药,为国内首个上市的重组人促甲状腺激素(rhTSH)。
据国家癌症中心估算数据,我国2022年甲状腺癌年新发病例为46.6万,在各类恶性肿瘤中排名第3位;其中,分化型甲状腺癌是甲状腺癌的主要类型,占比高达95%以上。全国平均发病率为14.6/10万,城市地区高发,北上广深的发病率高达40-50/10万。近10年,女性人群甲状腺癌的发病每年增幅超过20%。
甲状腺手术治疗+术后碘131治疗+促甲状腺激素(TSH)抑制治疗,是分化型甲状腺癌治疗的标准方法。全切或近全切手术后的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疾病状态的实时评估前及碘131治疗前准备前,均需升高体内TSH水平。升高体内促甲状腺激素水平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传统甲状腺激素撤退(THW)方式,即停服左甲状腺素钠片(L-T4)2-4周,二是给予外源性的rhTSH。
此前,由于国内没有rhTSH类药物,碘131治疗前提升TSH只能采用停服L-T4的方式,患者需要承受停服L-T4导致的甲状腺功能减退带来的各种不适,面临潜在的病灶增殖风险等。此外,全国核医学科核素治疗病床数量有限,应用rhTSH可以避免患者可能发生的停服L-T4后TSH仍无法达标,从而导致提前预约好的床位空置的情况;也可帮助不能耐受甲减症状的患者高质量地接受治疗,帮助核医学科高效率的运转核素治疗床位,缓解医疗资源紧张的状态。
重组人促甲状腺激素最早于1998年在美国上市,由健赞Genzyme公司生产,目前已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暂未进入中国内地市场。
智舒嘉主要成分为重组人促甲状腺激素(rhTSH),是一种与人体内垂体分泌的促甲状腺激素(TSH)为同类糖蛋白,可在首次注射48小时内100%快速提升患者体内促甲状腺激素水平,促进碘摄取和有机化,便于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快速接受碘治疗;此外,rhTSH能够刺激体内残留的甲状腺组织或转移灶分泌甲状腺球蛋白,便于诊断及监测疾病进展。
(信息来源:新京报)
 
全球上市
葛兰素史克5合1脑膜炎球菌ABCWY候选疫苗上市申请获FDA受理
4月16日,葛兰素史克(GSK)宣布,已向FDA提交了其5合1脑膜炎球菌ABCWY候选疫苗生物制剂许可证申请,并获受理。FDA预计将于2025年2月14日作出决定。
GSK的5合1ABCWY候选疫苗结合了其两种成熟的脑膜炎球菌疫苗(Bexsero(B 组脑膜炎球菌疫苗)和Menveo(脑膜炎球菌[A、C、Y和W组-135]低聚糖白喉CRM 197结合疫苗),可针对导致全球大多数侵袭性脑膜炎球菌病(IMD)病例的五类脑膜炎奈瑟菌(Men A、B、C、W和Y)。
在3期试验中(NCT04502693),5合1ABCWY候选疫苗实现了所有主要终点,该疫苗的耐受性良好,其安全性与已上市的脑膜炎疫苗Bexsero(B群脑膜炎球菌疫苗)和Menveo(A、C、Y、W-135血清群脑膜炎球菌疫苗)一致。
如果获得批准,它可以通过减少注射次数,增加疫苗接种覆盖率和减轻疾病负担来简化免疫接种,并有助于减轻侵入性脑膜炎球菌病(IMD)的总体负担,特别是在未接种疫苗的青少年中。
IMD是一种罕见疾病,通常发生在健康的儿童和青少年中,它可导致患者在24小时内死亡,并且还可能导致终身伤害,如脑损伤、听力丧失和神经系统问题。
IMD的感染主要包括五种脑膜炎耐瑟球菌血清群,A、B、C、W和Y。而要预防这五种脑膜炎耐瑟球菌需要注射4次疫苗。
在美国,虽然自2015年以来就已针对所有五个血清群提出了脑膜炎球菌疫苗建议,这种繁琐的免疫方案,加上人们对IMD疾病认识不足,导致免疫覆盖率低,在美国Bexsero的覆盖率也只有31%。
去年10月,FDA已批准辉瑞新型5价脑膜炎疫苗Penbraya,使其成为全球首个能够同时预防预防五组脑膜炎细菌的疫苗。
该疫苗也是两种疫苗成分的合并,结合了两种脑膜炎球菌疫苗Trumenba(B群脑膜炎球菌疫苗)和Nimenrix(A、C、W-135和Y群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的成分。
在一项随机、活性对照和观察者设盲的3期临床试验,评估Penbraya与此前已获批准的脑膜炎球菌疫苗相比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数据分析发现,接受2剂Penbraya五价疫苗与接受对照组疫苗(2剂Trumenba+1剂Menveo)的参与者在所有5个血清型中的免疫反应皆呈非劣效性。与单剂Menveo疫苗相比,单剂Penbraya疫苗在对A、C、W、Y血清型的免疫反应上亦呈现非劣效性。
(信息来源:一度医药)
 
 


行业数据
亳州市场4月17日快讯
现亳州市场香砂:开口5%的统货26元左右。
现贡菊:在120元左右,亳州药菊一般货34-36元。
现市场锁阳统价:在120-140元。
现市场千里香统根在24-25元/千克。
目前市场千年健统货:在26-27元/千克。
目前市场牵牛子黑丑售价:10-11元左右/千克,白丑售价35-36元左右。
现市场芡实圆粒货:售价32-33元/千克,四六碎瓣货21-22元左右,两瓣统货28-29元。
目前市场茜草山西小统:75-80元,选货120-200元不等。
目前市场羌活四川条羌:240-250元,蚕羌380-390元;甘肃条羌160-170元左右。
目前市场福建栀子:统货价格在50-53元/千克,选货要价55-60元,江西统货55元,选货售价58-60元。
(信息来源:康美中药网)
 
安国市场4月18日快讯
现市场桑螵蛸熟小统:报价在800元,选货在850-900元之间。
现市场浙贝母个子:报价在84-85元之间,浙贝母片报价在120-125元之间。
现市场猪苓统货:报价在110元上下,好统报价在120元上下。
现市场补骨脂包含量饮片:货报价在19元上下。
现市场延胡索统货:报价在125-135元之间。
现市场草果云南货:售价在38.5-39元之间。
现本地王不留行统货:报价在11-12元之间,净货价略高。
现市场巴戟天小肉:报价在100元上下,中肉报价在110元上下。
现市场五味子:一般统报价在65元上下,饮片货售价在68元上下。
目前市场百合好:统货报价在85-90元之间。
现市场不合格小统个:报价在18元,合格货多报价在21-24元之间。
现市场海桐皮:统货报价在7-8元之间。
(信息来源:中药材天地网)
 
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我们的客户——
提升竞争优势,共同创造持续长远的收益
 

 

 
(2024/4/22 8:57:15      阅读1432次)

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公众号

Copyright 2003-2016 percentred by Beijing Pharmaceutical Professi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16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