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协会地址 | 相关链接
欢迎光临 2021/9/20 7:22:27
网站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京药快讯 行业动态 国际资讯 经济分析 专题论述 为您服务 培训报名 分会园地 社会组织
工作专栏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论述>>医药论坛
突然火起来的数字疗法和数字药品,真的靠谱吗
 

 数字疗法(DTx)正成为近年来全球医疗健康产业的宠儿。

 
数据显示,到2021年,有近30个DTx产品获得了FDA等权威机构的批准。
 
国内企业在数字疗法领域也有新突破。近日,经国际数字疗法联盟(Digital Therapeutics Alliance, DTA)学术委员会评审,包括妙健康、微脉和数愈医疗等企业正式通过学术答辩,成为国内首批获得DTA认证的中国企业,这标志着国内数字疗法领域的发展迈出了关键一步,同时也表明,国际数字疗法行业开始对国内数字疗法平台的商业模式、技术能力、学术能力等多方位的认可。

然而,与国际市场上数字疗法的风生水起相比,中国的数字疗法还处于起步阶段。妙健康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医疗官罗晓斌告诉健康界,中国企业加入DTA,意味着可以加强国内外在数字疗法领域的经验交流,为行业发展和政策完善提供借鉴。
 
 
加入DTA有什么用?
 
首批被DTA认证并正式加入成为会员的中国数字健康企业,凭借什么获得了DTA的认可?

“首先,我们所做的数字疗法产品是在循证医学证据加持下的严肃医疗级软件产品,在具体的应用场景下得到了有效性验证。妙健康与加拿大慢病创新研究院合作,基于加拿大健康管理中心25年慢病管理的成功经验,针对不同慢病的管理路径和服务路径进行了数字化的升级,在此基础上,还与国内相关领域专家合作,使我们的慢病管理模式更加本土化。”罗晓斌解释称,妙健康的数字疗法是在其原有的成熟的数字化健康管理解决方案上的升级。

其次,真正获得DTA认可的数字疗法,还需要有明确的临床适应症和真实的应用场景以及比较清晰的支付方式。罗晓斌表示,妙健康的优势在于,“我们的数字疗法产品已经与商保进行了有机结合,找到了比较明确的支付方,证明了它在商业化应用场景方面的实际效能。”

微脉AI数字疗法中心总经理万马也表达了与罗晓斌类似的看法。他向健康界表示,中国的数字疗法企业面临的现状问题是产品如何落地。国际数字疗法联盟曾根据数字疗法的核心价值、产品设计与开发、产品安全性与维护、临床验证和监管部门的监督五个方面总结出了十条关于数字疗法产品的基本原则。

万马认为,其中有三条在中国医疗环境下最为关键,即数字疗法是由软件程序驱动的医疗干预手段,需要保障患者隐私和安全保护,以及应用产品部署、管理和维护的最佳实践。这三条是数字疗法产品创业者进入门槛的高低分界线,也是衡量一家企业能否加入DTA的分水岭。


数字疗法如何变现?

2017年7月,美国FDA批准了首个数字疗法的治疗方案用于临床。自此,数字疗法作为一种全新的数字健康解决方案,开始走进大众视野。

在这一领域,中国的数字医疗创新企业也紧随其后。不过一个需要得到解答的问题是,相比于传统的治疗药物,数字疗法企业所开发的产品将怎样才能实现变现?

对此,万马告诉健康界,随着AI、大数据技术的发展,药物不再是治疗疾病的唯一衡量标准与干预手段,医学模式已经从生物医学模式逐渐转变为健康医学模式,核心目标也从“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建立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而这种健康管理服务也将是微脉商业化的最终路径。

“病人根据医生开具的处方,获得的可能不再只是药品,也可能包括某款手机APP或者软硬件结合的产品,比如人工智能诊断系统、患者远程监控系统、数字生物标记设备等,目的就是为了实现健康促进。”万马举例称。

百度资本执行董事王宇从投资人的角度也认同万马的看法,“微脉是一个处于中期偏后的企业,其商业模式已经验证,并且正在不断复制,目前在数字疗法的加持下,发展速度更加迅猛,这也正是百度资本C+轮领投的原因。”王宇告诉健康界。

在商业化落地方面,妙健康的解决路径是与商业保险紧密结合。“我们借助于健康管理与客户的高频互动优势,以数据为抓手,通过整合医药、保险资源,打造了‘健-医-药-保’的服务闭环,为为保险企业提供了从智能两核到创新健康险设计等业务赋能,通过‘数字疗法’对糖尿病、高血压等非标体用户提供精准的主动健康干预服务,对于互动式保单及医保控费也起到了积极作用。”罗晓斌说。

在商业化领域能够得到验证,也正是DTA衡量相关企业能否加入的标准之一。

远毅资本投资总监宋依然告诉健康界,“数字疗法兴起于大环境背景下,我们相信数字化对于传统医疗的重构必将发生。”

不过,相较于身处行业内的创业企业负责人们信心满满,作为投资人,宋依然却很冷静。她告诉健康界,目前在全球领域,数字疗法商业路径得到验证的先例并不多,数字疗法的商业模式会与传统的药物和器械有很大的不同,需要行业从业者们进一步实践验证。
 
 
资本泡沫或将涌现

与美国相比,我国在数字疗法上也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

罗晓斌举例认为,患者教育便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患者依从性上,数字治疗需要患者在产品上花一定的时间接受,使用一段时间后才能起到一定的改善效果,因此用户和市场教育还需要更多时间。”

事实上,上述问题的出现,也是国内数字疗法行业仍处于初期的标志,未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也将是加入DTA的首批中国企业的职责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我国数字疗法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但好消息不断。2020年11月,成都尚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名为术康的APP产品,就正式通过国家药监局(NMPA)批准,这也是中国境内首款获批的“数字药品”。

市场嗅觉敏锐的投资机构已在火速跟进。公开消息显示,专注于阿尔茨海默症的数字化筛查和干预的博斯腾科技日前完成A轮近亿元人民币融资,由金沙江创投和博远资本领投,长岭资本跟投;而专注于精神科数字疗法的望里科技则获得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长岭资本等知名基金数千万元的投资。

对于数字疗法的实用价值,业内已经形成了基本的共识。对于其未来的发展前景,罗晓斌表示,任何新事物的产生和发展,都会引来行业相关方的兴趣,这是一个行业健康发展的趋势。在资本的加持之下,未来整个行业可能会出现一些泡沫。

“我国数字疗法的发展,需要行业内的良币不断驱逐劣币。”罗晓斌强调,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一定会涌现一批有实力、有担当的企业共同参与,潜心底层研发与临床有效性数据的验证,探索真正对患者有益、对医疗健康领域有价值的商业模式。

宋依然也告诉健康界,泡沫的存在难以避免。“但不管行业周期如何变化,为患者和医生创造价值都是企业的立足之本。”

王宇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表示,数字疗法虽然不排除泡沫的产生,但是在泡沫消退之后,只有真正有价值、有能力的企业才会存活下来。

事实上,资本的加持也有很强的正面导向效应。“由于我国的数字疗法起步较晚,导致现在单一背景的纯技术人才或者医药人才在配合上存在认知鸿沟导致沟通障碍,因此行业整体上还是缺乏对医疗以及数字化两个领域都有深刻理解的复合型人才。”罗晓斌认为,资本热钱的涌入,或许可以解决人才供应不足的问题。在行业关注热度不断提升的情况下,资本可以助力企业吸引到更多的优秀人才,推进行业更好地发展。

现在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时代,相关的前沿科技企业,要想在医疗行业收获成果,都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破土期。据此,万马认为,数字疗法企业也要耐得住寂寞,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赚不了钱,但这都是暂时的,只要发展的方向和选择的赛道正确,就一定会迎来收获,只是在于时间早晚。
(2021/6/15 10:39:14      阅读2099次)

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公众号

Copyright 2003-2016 percentred by Beijing Pharmaceutical Professi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160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