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协会地址 | 相关链接
欢迎光临 2019/5/20 17:22:20
网站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京药快讯 行业动态 国际资讯 经济分析 专题论述 为您服务 培训报名 分会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论述>>医药论坛
抛售医院资产!上市公司投资医疗大变局
 

 抛售医院资产!上市公司投资医疗大变局

  医药网1月22日讯 三年前,常宝股份一度高调入局医疗服务行业,布局也大有抢滩全国之野心;三年后,当其以颇为无奈的态度宣布退出。
 
  上市公司高调入局医疗后悔了
 
  2018年12月13日,上市公司常宝股份发布公告称(002478),因交易双方对交易条件未达成全面一致等原因,终止出售宿迁洋河人民医院90%股权,同时,公司将继续持有此前发行股份购买的其它医疗资产。
 
  而就在半个月前的11月29日,常宝股份刚刚发布了《关于公司退出医疗服务行业的公告》,称将“逐步退出医疗服务行业”,以不低于3.51亿元的价格将所持有的宿迁洋河人民医院90%股权出售。
 
  对于退出市场的决定,常宝股份公告表示:“相较医疗服务行业,公司投入发展能源管材板块,更具有管控经验和发展优势。同时医疗服务行业也较易受行业政策的影响,公司应对方面也存在不确定性。”
 
  事实上,早在2016年,以钢管生产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常宝股份就开始谋划跨界转型医疗服务行业。2018年底前,常宝股份拥有宿迁市洋河人民医院有限公司、什邡第二医院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常宝嘉康医疗管理有限公司、单县东大医院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以和广州复大医疗有限公司等数家参控公司,区域分布江苏、四川、上海、山东、广东等多地。
 
  三年前,常宝股份一度高调入局医疗服务行业,布局也大有抢滩全国之野心;三年后,当其以颇为决绝的态度宣布退出时,结果却又出现“乌龙”。跨界医疗理想的性感和现实的骨感,让人不免有些啼笑皆非。
 
  对此,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博士向《看医界》表示,并不排除部分上市公司是将收购医院作为了炒作股价或公司组合的噱头。而根据常宝股份的最新季报显示,截至该报告期末,常宝股份的基本每股收益为0.17元/股,比上年同期增加了32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更是增长了383.54%。
 
  事实上,作为跨界医疗的上市公司,常宝股份并非首家,庄一强表示,此前不乏主营业务为房地产、茶叶、瓷砖、煤炭、珍珠养殖等的上市公司入局医院投资领域。究其原因,他认为,自身业绩表现不理想、行业发展空间有限,以及医疗行业的一度被追捧,都让投资医院成为了“香饽饽”。
 
  一旦投资医疗服务的热度下降,上市公司很可能选择离开。在庄一强看来,此次常宝股份“退出不成”,并非退意消失,如有合适的价钱,他们很可能选择再次退出。
 
  更加有意思的是,作为常宝股份投资的洋河人民医院的所在地——宿迁曾在2000年开全国之先河,卖光所有公立医院;2016年,宿迁又重建公立医院,令当地所有民营医院风声鹤唳;而就在宿迁市刚刚召开的《2019年宿迁市民生实事项目实事意见》专题发布上,官方又宣布将在每个县区规划建设1~2所公办区域医疗卫生中心。
 
  宿迁市民营医院命途之多舛倒是与常宝股份在医疗行业的起起落落颇有一些契合,跨界医疗的各种苦衷大概也只有深陷其中的玩家才能理解。
 
  上市公司为何狂卖医院?
 
  与常宝股份这样的完全跨界者不同,上市医药企业也是医院投资的重要参与方。庄一强认为,医药上市企业投资医院,很可能是出于产业链的整合。
 
  今年6月,以儿童药为主营的康芝药业豪掷3.2亿买下九洲医院与和万家医院这两家业绩并不突出的医院,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其真正意图是看中了两家医院拥有的“高壁垒”、“难获得”的辅助生殖牌照。其公告也表示“此次收购将被视为公司进入生殖医学相关领域的关键切入点,将有利于公司‘儿童大健康’战略的具体举措”,康芝药业在打通产业链方面的意图不言自明。
 
  尽管看似“利大于弊”,但庄一强分析表示,药企购买医院究竟是深度介入还是浅度涉水还有待观察,而这些通过收购医院进入医疗服务行业的企业也分为两种:一种是财务投资人,行为类似炒房,如果遇到好价钱很可能卖掉;另一种则是战略投资人,大都希望深耕医疗,包括复星、华润、北大医疗等都属于后者。
 
  事实上,整合产业链的野心在医疗投资的复杂现实面前常常有些不堪一击。2018年下半年,尤其是年末阶段,上市药企纷纷收紧投资,甚至接连出现抛售医院的现象,其中景峰医药的出售颇具有代表性。
 
  2018年12月25日,景峰医药发布公告称,拟以1.5亿元将全资子公司成都金沙医院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德阳第五医院。据公告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金沙医院营收为8255.10万元,净利润931.42万元;2018年1~9月营收6239.95万元,净利润812.54万元。
 
  在经营情况良好的情况下,景峰医药为何转让金沙医院的股权?据公告称是“有助于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增加公司运营资金,进一步改善公司财务状况,更好地聚焦国际化高端特色仿创药道路的发展战略布局”,而本次转让预计将为景峰医药增加合并报表利润总额6000多万元。
 
  资金回笼慢、对公司主营业务的影响、公司管理层内部的分歧、跨界后的水土不服,以及政策的不确定性等等因素成为这些信誓旦旦、高举高打的上市公司进军医疗服务领域的重大挫折,也让一些原本乐观的“跨界者”开始重新评估入局的代价。
 
  根据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的最具投资价值医院BHI(Best-valued Hospital for Investment)评级,医院投资应该是一个综合竞争力的判断,包括医疗技术、资源配置、医院的运行,学术影响力,品牌诚信度等。
 
  庄一强表示,根据BHI分析,之所以会出现类似景峰医药出售经营状况良好的医院的现象,并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性——医院业绩增长带来的公司业绩增长已经达到峰值。
 
  另一位行业分析人士也表示,一些上市公司通过质押股权换取现金成立了投资基金,医疗是一个投资的主要方向,但随着2018年资金的吃紧,加上部分质押到期,上市公司现金流或许面临紧缺,甚至出现企业信用债大规模违约的风险,抛售医院也成为了一种不得已的选择。
 
  跨界医疗投资,上市公司如何止痛?
 
  尽管凛冬的气息扑面而来,医疗行业的壁垒也是不言而喻,但上市公司进军医疗行业的热情似乎并未消退。据《看医界》不完全统计,2018年投资医院的案例近20起,其中涉及到的医药企业超过50%。
 
 
 
  上市公司在筹集资金和企业管理方面不乏经验和优势,随着国家鼓励社会办医政策的持续推出,在医院并购方面,上市公司表现的非常抢眼;而“2030健康中国”所规划的到2030年16万亿的健康服务业总规模更是开启了一些面临战略转型的公司关于“躺赢”的想象。
 
  此前,一位上市公司的前高管就曾向《看医界》透露,该公司董事长是某国学大师的高徒,大师点播他应普度众生、投资医院,于是该公司就义无反顾的投入了医疗的大潮中,但也因此付出了巨额学费。
 
  这样的故事虽然有些调侃的意味,但并不难看出上市公司如狼似虎的野心。不过,部分上市公司调转方向,及时回头的决定也代表了医疗投资的风险性——扩张并非没有限度。
 
  庄一强认为,医疗行业投资具有特殊性——资金规模大、回报周期长,但也不容易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在跨界投资前应该理性判断民营医院的未来发展,不要因为前几年大量企业进入就跟风砸钱,也不要因为一两家上市公司抛售医院就看扁市场。
 
  他也指出,根据“医院投资•价值创造排行榜”,投资者也应该关注能否给医院带来正常增长之外的跨越性增长。2017年8月,爱尔眼科成功收购欧洲最大的连锁眼科医疗上市机构——巴伐利亚眼科,庄一强认为,这将在国际合作方面为爱尔眼科带来新的收益。“中国的病人转到欧洲,欧洲的技术带到中国,对爱尔眼科来说,除了钱,市场、管理、技术等等都会产生新的投资价值。”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6月,原盛京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郭启勇上任方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资料显示,方大是一家以炭素、钢铁、医药为主业,兼营矿山、房地产等产业的大型企业集团,旗下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和多家医院。
 
  这样的组合让人颇有期待,如何利用上市公司在经营管理、市场运营、人才培养和资本运作等方面的优势,推动医疗服务单元的有效整合值得更深入探讨。或许,当越来越多的医院管理领域的资深玩家开始与上市公司的优势结合起来时,社会办医的市场也会迎来新的变局。
 
 
(2019/2/19 10:57:04  看医界    阅读4525次)

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公众号

Copyright 2003-2016 percentred by Beijing Pharmaceutical Professi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16038号